南京银行 信用贷 深圳

您的位置:南京银行信用贷容易申请吗 > 南京银行 信用贷 深圳 > 正文

投行价格战隐忧

点击率:    时间:2021-10-12

 

图虫创意 图

 

随着注册制改革推进,国内券商投行同质化竞争有望被打破,倒逼投行往真正提供价格及价值发现的方向转型。头部券商优势愈发明显,而中小券商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赛道和生存策略。

2021年伊始,监管便对券商低价承销乱象重拳出击。实际上,券商身处激烈的行业竞争中,低价费率是投行承揽项目普遍且“好用”的竞争筹码,这便催生“地板价”、“价格战”、恶性竞争等行业沉疴。

近年来,监管态势趋严,惩处力度加强,投行“价格战”依然屡禁不止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由于同质化的服务特性缺乏议价底气及空间,规模与数量的评价方式要求其快速抢占市场份额,潜在的行业焦虑催生诸多不计成本的战略获客考虑等。

低价竞争埋隐患

2021年初,“地板价”承销再次引发关注。近日,南网能源登陆中小板,募资总额10.61亿元。公开信息显示,中信建投证券收取的保荐承销费为815万元,费率仅为0.77%。

对比来看,2019年以来,首发募资额在7亿元至15亿元之间的200个IPO项目,保荐承销费率平均值为6.43%,0.77%的费率可谓是“地板价”。

今年开局伊始,监管便对低价承销乱象重拳出击。1月12日,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同证监会债券部、机构部对日前参与中国铁路投资公司债券项目、中核资本控股公司债券项目招标发行的12家涉嫌低价竞争的证券公司进行现场约谈。

据媒体报道,部分券商在公司债主承销商项目招标中,报出的承销费率低至万分之一,即10亿元债券的承销费用仅为10万元。

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对记者介绍,债券承销成本大致包括几部分:一块是人员成本,即人工、差旅等;一块是系统成本,即尽职调查、方案设计、材料制作等;另一块是流程成本,即发行推介路演、监管机构沟通、存续期管理等。超低的承销价格战,会使部分券商不堪重负,相当于“赔本赚吆喝”。

同时,“价格战”对行业执业质量危害较大。中证协表示,低价竞争行为反映出市场有效选择机制失灵,折射出承销机构激励机制异化、信用信仰非理性、轻视执业质量、风险意识淡漠等深层次问题,长此以往将造成承销机构“看门人”职责的通道化,埋下债券市场风险隐患,进而伤及行业自身。因此,必须正视低价竞争潜在的危害影响,防微杜渐。

监管持续加码

近年来,针对投行屡禁不止的“价格战”,监管从顶层设计层面,持续予以规范。

投行“最严内控新规”率先出台。2018年3月,证监会发布的《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》规定,证券公司在开展投资银行类业务时,应当在综合评估项目执行成本基础上合理确定报价,不得存在违反公平竞争、破坏市场秩序等行为。新规于2018年7月1日正式实施。

作为“价格战”的重点领域,债券承销保荐领域的规范持续加码。2018年9月,证监会发布《公司债券日常监管问答(七)》,通过中证协对承销费率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进行自律管理;2019年10月,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《证券公司公司债券业务执业能力评价办法(试行)》,增加公司债券业务收入指标。

在不断加码的内控约束下,处罚力度也持续加强。2019年4月,因存在以低于成本价格参与公司债券项目投标的情形,广发证券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,成为“价格战”以来,首次遭到监管部门处罚的券商。2020年7月,中证协曾对参与中核融资租赁公司债券发行招标的8家券商启动自律调查,并根据调查结果依规采取自律措施。

当前,监管法规日趋完善。2020年12月,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《证券公司保荐业务规则》,确定保荐业务收费原则,避免行业恶性竞争;同时,启动修订《公司债券承销业务规范》,要求承销机构应当建立内部报价约束制度,客观评估成本并合理报价,并将约束制度及其执行情况纳入协会自律检查的范围。

潜在获客之争

可以说,监管规范呈现持续趋严态势,反面典型案例也起到震慑作用,为何投行“价格战”依然屡禁不止?

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张宗新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投行价格战,主要目的是券商快速地抢占市场份额,尤其是对国内头部券商而言,欲打造“航母级”券商,离不开市场份额的相对集中。

具体而言,华东某券商投行部门董事总经理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分析称,首先,从人力供需角度来说,投行整体从业人员供给大于需求。早期服务同质化性质较为明显,投行人员更为注重监管合规,整合资源、创造价值方面体现较少。此时,在服务区分度不高的情况下,或者拼一些服务细节,或者让价格成为唯一的谈判筹码,利用低价吸引到更多项目,竭力增加获客成功率。

上一篇:未来上市公司风控,董监难跑掉

下一篇:券商股加仓“关口”